这部“堕胎片”,豆瓣八分,我给十分

发布日期:2019-07-16

    堕胎,是国产青春片之痛。

     以《致青春》、《同桌的你》、《匆匆那年》为首的「堕胎三部曲」,把我们的青春都献给了妇产科主任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但其实,真正有问题的不是堕胎,而是讲述堕胎的方式。

     美国电影《朱诺》中,高中女生朱诺偷食禁果后怀孕,在堕胎和生育之间抉择,最终学会了独立和成长。

     此片获得了奥斯卡的青睐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罗马尼亚电影《四月三周两天》中,少女嘉碧塔在禁止堕胎的国度里,秘密完成堕胎,揭示了社会的黑暗面。

     此片拿下了戛纳金棕榈大奖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最近,Netflix出了一部关于堕胎的纪录片,格局更加宏大。

     不仅关乎青少年,还关乎各个年龄段的女性。

     讲述了美国数十年的堕胎争议史,同时也是女性数十年的生育剥削史。

     香玉觉得每个女孩都该看看——

     《罗诉韦德案》

     Reversing Roe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这部纪录片主要讨论的问题是,堕胎应该合法化吗?

     在中国堕胎是合法的,但在西方宗教国家,这是一个存在争议的问题。

     许多人认为胎儿也是一个生命体,不应该随便剥夺胎儿的生存权利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回看上世纪 60 年代末,「堕胎」在美国大多数地区都属于违法行为。

     按照法律规定,除非危及妇女的生命,否则不能堕胎,会被判处重罪。

     矛盾的是,保证幼儿出生率的同时,妇女死亡率也在上升。

     这部纪录片,就是聚焦了人们争取堕胎合法化、争取女性权益的艰辛历程。

     豆瓣8.0 分,只有193 人看过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让我们来看看当时的历史情景是什么样的?

     人们发现,意外怀孕、无力抚养、身体不佳等情况时有发生,堕胎似乎是不可能完全避免的。

     事实上,政府禁令不能完全消除堕胎,只是让它慢慢从「地上」转移到「地下」。

     而地下的非法堕胎可以分为两类:

     一类是经济富裕的女性,她们会聘请私人医生到家中,或者乘坐飞机跨州、跨国进行堕胎手术;

     另一类是经济拮据的女性,她们只能用衣架、刀具自行解决,有人甚至故意摔下楼梯流产。

     这样的场景,香玉光是想象一下都会感到生理不适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除此之外,她们还可以选择当地非法的私人诊所,不过,付出高昂的费用,只能得到安全性极低的服务。

     数据显示,每年大约有35 万的堕胎女性患有并发症,超过5000 人死亡,地下堕胎正在酿成越来越多的惨剧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影片有一个细节,令香玉非常气愤:孕妇在进行手术的时候,常遭到男医生的冷漠对待,被要求自己进行术后清理,「我们可以为你流产,但你要自己处理卫生」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哪里有压迫,哪里就有反抗。

     越来越多的女人团结起来,她们到街上游行示威,在法院申诉辩论,要求合法堕胎的权利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堕胎也逐渐成为当时女权主义者关注的焦点问题,「如果连控制自己身体的权利都没有,其他的权利怎么保证呢?」

     这是生殖自由,

     你有权要孩子,也有权不要孩子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是,两位女权主义者琳达·考菲和萨拉·韦丁,担任孕妇简·罗的辩护律师,向法院提出诉讼,要求法律支持堕胎。

     这就是著名的罗诉韦德案。也正是这部电影的片名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最终,美国最高法院的九名法官以7:2的表决比例,承认美国的堕胎合法化:

     女性有权利在第一孕期(怀孕1-13周)、第二孕期(怀孕14-27周)选择终止妊娠,但在第三孕期(怀孕28-40周)州政府有权禁止堕胎,以保护孕妇的生命安全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故事就此大团圆结束了吗?

     没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 影片的前半部分是堕胎合法化的建立,后半部分是堕胎合法化的推翻。

     首先,原教旨主义者和女权主义者对「罗诉韦德案」的判决结果展开激烈的论战:

     生命派(pro-life)认为,堕胎是邪恶的,它惨无人道地剥夺了无数生灵,而大家置若罔闻;

     而选择派(pro-choice)认为,堕胎是正义的,它保护了女人的选择权利和自由意志,是历史的伟大进程。

     一时间,「堕胎」火速成为了全民议题,极少有人保持中立态度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接着,论战升级成流血暴力事件。

     一名医生遭到枪击、两名女性被杀害、两枚炸弹在诊所被引爆造成死伤无数...

     有人说,「它的影响程度等同于美国的第二次内战」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后来,堕胎问题又成为了政治博弈的工具。

     我们知道,每个政客面对「堕胎问题」的立场,会笼络不同的选民人群,影响最终的选票数量。

     但是,他们真的关心堕胎吗?

     有人为了获得更多选票,可以随时改变自己的态度,比如里根总统在 60 年代末明确表示支持堕胎,到了 80 年代又成了生命派的支持者;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有人为了获得选票,不惜以偏激的态度,去夸大堕胎的伤害性,比如特朗普凭借极具煽动性的演讲,得到了福音派人士的支持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毋庸置疑的是,现在堕胎政策正在朝着收紧的趋势发展。

     越来越多的州增加堕胎限制条件,越来越多的诊所停止堕胎服务;

     而最高法院的 9 名法官更迭换代,如今支持堕胎者 5 人,反对堕胎者 4 人,仅一票之差。

     发现R.B.G了吗?

    

     在不久的将来,「罗诉韦德案」可能被彻底推翻,堕胎可能再次变成非法行为。

     有人分析,川普任内或许可以达到7席保守大法官,推翻罗诉韦德案,真正实现使女的故事。

     这大概就是纪录片《罗诉韦德案》给我们留下的课后作业:

     你能想象历史倒退回上世纪 60 年代是什么感觉吗?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影片没有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,我们却可以从女性们迷茫又焦虑的表情中读解出什么。

     香玉只想问一个问题,女性的生育权利到底应该由谁来决定?是政府还是女性自身?

     片中有一项民意调查:你认为堕胎应该只是一位女性和她的医生之间的事情吗?

     68% 的人选择了赞同,他们认为堕胎的决定权应该在女性手里,而不是政府手里。

     但现实恰恰是相反的,女性的命运被牢牢地掌控在他人手中,无力又苍白。

     本质上,堕胎政策是对女性身体的剥削和控制:

     这是政治问题,州政府想控制我们的身体。我们生育了士兵,我们生育了工人,现在他们害怕失去对我们的控制。但是,控制自己的身体,才是民主的基础!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关于女性丧失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,许多作品中都有过精彩绝伦、又让人胆寒的刻画:

     比如影史经典恐怖片《罗斯玛丽的婴儿》中,一位丈夫为了获得职业晋升的机会,把自己妻子的子宫献给撒旦。

     有一天,妻子以为自己在和丈夫积极备孕,却在梦里遭到魔鬼的强奸,醒来身上伤痕无数。

     身边的丈夫、邻居、医生都在欺骗她,直到生下没有瞳孔的孩子,她才知道自己被利用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再比如《使女的故事》中,「基列国」为了解决人口出生率低的问题,把女性变成国有资产。

     有生育能力的女性沦为生育机器,没有生育能力或者反抗强权的女性,被吊死或者发配到殖民地。

     至此,女性完全丧失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,成为男性极权社会的附属品。

    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,要经历这般痛苦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无论是上世纪的罗斯玛丽,还是未来世界的基列国,它们都带着强烈的魔幻色彩;

     相比之下,纪录片是尽量客观、还原现实的,但本质上它们讲的是同一个道理:

     女性的生育权利,应该掌控在自己手里。

     它不应该被宗教绑架,因为我们有不同的信仰,有不同的标准,不能占领道德的高地,把信仰强加在他人身上;

     它不应该被法律绑架,令其成为政客争取选票的游戏,原本的人权意义就不复存在,女性就会不断被剥削;

     它也不应该被亲人绑架,结不结婚、生不生子、堕不堕胎,都应该是你自己说了算,因为这是你的身体。

     道理很简单,可很多人就是不明白。

     当现实越发滑稽荒谬的时候,我们越要坚定自己的信念。

     那么自由的一天,终将会到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喜欢这篇文章的人也喜欢 · · · · · ·

     the end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。